戴斌:3億游客需求!避暑旅游發展潛力巨大

作者: admin 分類: 體育 發布時間: 2020-01-03 19:16
避暑旅游的市場實踐和產業化過程已經證明,并將繼續證明這樣一個樸素的原理:瞄準3億人的避暑需求的市場基本面,滿足老百姓多元化、多樣性的避暑旅游和休閑的核心訴求。

中國旅游研究院院長戴斌表示,避暑旅游需要更多智慧、更多耐心。瞄準3億人的避暑需求的市場基本面,充分發揮市場機制特別是市場主體的積極性,是政府在旅游領域有所作為、有效作為的基礎。

7月8日,中國旅游研究院院長戴斌在2017第三屆中國避暑旅游產業峰會上發表題為《避暑遇見旅游》的主題演講。他表示,避暑旅游的市場實踐和產業化過程已經證明,并將繼續證明這樣一個樸素的原理:瞄準3億人的避暑需求的市場基本面,滿足老百姓多元化、多樣性的避暑旅游和休閑的核心訴求,充分發揮市場機制特別是市場主體的積極性,是政府在旅游領域有所作為、有效作為的基礎。

避暑旅游已成大眾旅游的重要支撐

戴斌認為,經過中國旅游研究院和中國氣象局公共服務中心聯合項目組歷時六年的科學研究和探索實踐,避暑旅游已經成為理論上日漸成熟、產業價值不斷凸顯的顯話題,并成為大眾旅游暑期檔的重要支撐。

以長春和安順為代表的避暑樣本城市,讓廣大游客盡享品質避暑的公共服務,讓投資者和旅游運營商得以拓展其商業空間,讓社區居民通過旅游創業和非正式就業而提升了生活水準。尤其是大眾旅游時代和全域旅游的新時代,每年超過3次的國民出游率,讓他看見了小康社會的旅游夢想正在成為現實。

人民群眾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們的奮斗目標。不同時代、不同國家和地區、不同的人群都會有自己的答案,還可以從物質、文化、精神等維度加以充實完善。從經濟學的意義上來講,這意味著在確認并滿足既有偏好的基礎上,適時導入新的偏好。正是人民生活方式的變遷和消費內容的升級,讓中國進入了一個大眾旅游和國民休閑的新時代。

過去,避暑納涼是再自然不過的生理需求,只是受歷史、地域和經濟社會發展條件所限,多數人的避暑需求是居家或者本地完成的。

“當避暑遇見旅游,新的時代開始了。”戴斌說,“每當暑期來臨,無論省內、國內還是世界,‘哪兒涼快哪兒呆著去’——已經成為老百姓常態化的生活選項。”

? 避暑旅游無需預設產業邊界和行政管轄范圍

避暑旅游目的地的培養固然需要以溫度、濕度、降水量等本底氣象資源為依托,但是僅有涼爽的天氣是遠遠不夠的,否則直接去南極看企鵝,或者宅在家里吹空調就是了。

“事實上,那些廣為人知的旅游目的地,無不體現了人類生活與自然環境相互協調、相互促進、相得益彰,而本地居民的休閑和所在城市的時尚氛圍更是吸引當代旅游者到訪的關鍵因素。”戴斌如是表示。

長春市發展避暑旅游的經驗告訴大眾,以活動塑品牌,以品牌促產業,特別是廣大市民的參與是市場培育和產業創新的關鍵因素。連續十年舉辦的消夏節累計實現旅游收入超過2000億元,歸功于政府的主導,也歸功于民眾的廣泛參與。

旅游是以消費者的到訪為前提的,是空間的理念;休閑則屬于時間的概念,是居民對于生理、工作和家務勞動時間之外積極或消極的利用。

“休閑也好,旅游也罷,都是避暑消費的實現形式,不要有太多理論上的條條框框,尤其不要預設什么產業邊界和行政管轄范圍。”戴斌如是說道。

他強調,政府、機構、企業需要從3億人異地生活的角度來思考避暑旅游的產業化問題。避暑旅游的產業化,按人均每次旅游1000元的消費水平,就是3000億元的最終消費市場。根據乘數理論,將為目的地城市帶來4-5倍的綜合經濟貢獻,而這些經濟貢獻又會轉化為就業和居民收入的增長。正是在避暑旅游實踐的過程中,我們再次看到了“兩山理論”的產業價值和時代意義。

避暑旅游的產業化過程需要價值理性,更需要工具理性,特別是對細分市場和有效需求的數據挖掘與商業分析。在長春峰會上,中國科學院的鄭景云研究員發布了基于大數據的研究結論,避暑旅游應當以旬或者月為時間尺度,而不是把整個暑期作為產品研發和市場推廣的周期。來自游客出游半徑、停留時間和消費行為的數據也從市場角度呼應了這一自然科學的研究成果。接下來,中國旅游研究院還要與攜程、國旅、中青旅這樣的旅行商合作,讓實驗室的數據變成現實的商業產品,并接受市場的檢驗。希望長春、安順這樣的避暑旅游城市的數據中心加強與所在地的涉旅企業,包括但不限于地接社、酒店、民居客棧、景區、商店、餐飲店、文化娛樂等部門合作,監測旅游經濟運行狀況和游客評價,提出有針對性的改進意見與建議。

避暑旅游需要更多智慧、更多耐心

避暑旅游進步很好,成長很快,但是對于探索中的挑戰也沒有經驗可循,需要以更高的智慧、更多的耐心去關注和協調利益相關者的利益需求,以實現可持續發展的目標。有針對性、高水平的避暑旅游產業規劃、避暑旅游目的地(城市、鄉村、度假區)的國家標準、促進社區參與的政策設計、創業創新和人力資源的培訓,無疑都是必要的,也是需要各級政府和各類公共機構理性、務實、耐心細致地加以推進的。

此外,需充分考慮產業轉型升級和經濟社會發展的地方政府訴求,積極培育“避暑 會展”、“避暑 文創”、“避暑 研發”、“避暑智能制造”等相關業態,成為所在城市現代服務業和新型制造業的新動能。在移動互聯、大數據和人工智能的時代,高端產業群的培養越來越依賴高水平專業人群的聚集,而高品質的自然環境和時尚化的生活方式則是吸引專業人才的重要因素。反過來,高端人才的聚集又可以提升所在地的生活品質,促進文化、藝術、醫療、教育等社會事業的發展。

戴斌指出,游客有分享的權利,居民有發展的權利。旅游發展的目標必須包含社區發展的理念,并通過政府支持和商業實踐有效實施。在社區發展方面,他尤其關注就業的規模、結構和質量,特別是鄉村的非全時就業和城市的非正式就業。

反思過去幾十年旅游發展實踐,相對于市場指標、經濟目標和游客權益,我們對社會發展的目標和社區發展權利的關注不夠,甚至有意無意地忽略了這樣一個不言自喻的事實:這片土地上每一寸的美麗山水、每一分的歷史人文,都是屬于世居于此的人民。

戴斌期待,夏季已經到來,相信會有越來越多的游客來到安順——這樣的涼快的地方呆著,也會有越來越多的安順人愿意繼續生活在這個原本就屬于他們的地方。

安順,不僅僅只是納涼,ta還可以有美食,還有更多

安順,不只是游客來納涼的地方,還是分享本地人豐富多彩、健康時尚的生活方式的人文空間。住宿業態創新,嵌入式民居客棧的周莊模式值得借鑒。餐飲產品,不必片面追求原生態,食材也可以是本地的,烹飪方法可以是經典的,但也要講究營養的科學性和視覺形象的時尚性。

《舌尖上的中國》、《喜歡你》、《深夜食堂》的熱播熱映,意味著美食之旅已經成為現實需求。大家可以看到國際美食界對米其林三星的定義——“可以為了一頓現場的味蕾享受,而專門到訪一座城市”。

戴斌指出,安順這么美的地方,能不能培育幾家這樣值得專門到訪的餐廳呢?我看是必要的,也是可行的。還有民間工藝品和民俗節事表演,不能只是活在傳說中,得讓年輕人有感才行。

現在有那么多的藝術家、設計師、創業家,得有針對性的政策讓他們像王洛賓、楊麗萍那樣真正深入到民間,成為駐村藝術家和創業者,整理出當代的《在那遙遠的地方》和本地的《雀之舞》,把傳統工藝打造成為具有濃郁的安順Style的愛馬仕、寶格麗、古琦。游客生活休閑之余,也能夠逛逛本土大牌的工廠店,最好把信用卡和微信支付刷爆了。

如果覺得我的文章對您有用,請隨意打賞。您的支持將鼓勵我繼續創作!

体彩河南泳坛夺金